在弗莱堡溜达,是一件特别舒爽的事情。大量的步行区,又是德国环保之都,而且有黑森林加持,绝对惬意。

走走停停,坐在路边喝个饮料也是不错的选择。正喝着呢,有几个年轻人一路乐呵呵地派起了传单,即使我这种东方面孔也不例外。看不懂德文,问了问才知道,他们在推介自己的电视台。

在《泰晤士报》的世界大学2017-2018排名中,弗莱堡大学位列世界第82位,位列世界一流名校。这座没有围墙的大学,与弗莱堡一样汲取了黑森林的灵气。学生极为自由,也乐于发声,办个电视台和电台,实在是小儿科。

这所大学走出了1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大半出自学校最强的学科——医学院,所获当然也是医学奖,另一个获奖大户则是化学奖。魏斯曼的“种质论”奠定了现代基因研究的基础。赫尔莱茵在这里发现了心脏房室阻滞的病理,促使了心脏起搏器的诞生。科勒研制的单克隆抗体,使人类增强了免疫能力。施陶丁格的高分子化合物理论促成了化纤和塑料的诞生。

不过在人文领域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lflixing.com/,美因茨弗莱堡大学同样不弱。胡塞尔在这里创建了现象学派。海德格尔1909年在这里就读,随后任教,直至1959年退休。韦伯也曾在此任教。

对于战后德国来说,弗莱堡大学简直是一盏明灯。任教于该校的瓦尔特·沃伊肯,也就是弗莱堡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的创立者,在这里提出了社会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理论。美因茨德国二战后的经济奇迹,就是以该学派的该理论为依托。凑巧的是,于1949年至1963年担任西德第一任总理,主导德国经济奇迹的阿登纳,也是弗莱堡大学的校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